Chlorinated

偶尔会发些脑洞w请多指教。是一个孤独的文手,迫切希望同好勾搭(x)
请勿带入三次元。练字记录有。
本命#mafutin#164#40mP#papiyon#
#wowaka#hachi#nano#歌词太郎#

徒夢-mafutin-

徒夢-mafutin-

※灵感来自肖邦与冰之白键,标题取自某V曲

※OOC可能有,CP为mafutin

※关于部分内容的详解会在最后放出

※大概(?)是双向暗恋BE

※如果没有灵感的话可能会坑(土下座)

※以上都接受的话就可以下拉食用啦

又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Akatin安静地躺在床上,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似乎他最近总是失眠。

虽然这让他觉得很是困扰,但是akatin对此也是无计可施。

不过这样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去想起很多事情。

记忆纷至杳来。

不断在脑海中闪现过的断片,大多数都是和“那个人”有关的。

这算什么啊。

akatin自嘲地笑笑。

视线越过窗外无垠的星空,他看见了十年前的自己。

那个故事开始于三月。

顶着一头因疏于打理而过长的赤红色头发,细碎的刘海掩住碧色的眸子,闲散地向着目的地晃晃悠悠地走去。

三月份的阳光总是让人感到舒适的。

一点一点透过树缝,就好像是跳跃着的碎金。

akatin今天也准时来到琴房旁边的自习室。

其实学校的自习室也有很多,但是他就是喜欢这一间。

因为离教学区很远,再加上旁边又都是琴房,所以平时也是门可罗雀,冷清至极。

不过这倒是正合akatin的意。

隔壁的琴房一般也不会有人,不过最近似乎是迎来了新客呢。

有时他在自习室睡觉,能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传来的琴声。

练习的那些曲子,也是akatin非常喜欢的。

“今天是德彪西吗……还真是有兴致啊。”

把带来的书随意放在桌子上,接着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下。

窗外的阳光打在akatin的眼睑上,明明灭灭的好像在海底浮沉。

难得天气这么好。

akatin迷迷糊糊地想着。

不仅可以睡觉,还有免费的音乐可以听。

像是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一般,akatin轻笑起来,埋在臂弯里的头轻轻抖动着。

被温暖春日阳光所笼罩着的akatin的身体变得轻飘,不一会儿就陷了进去。

但是他睡得并不踏实。

微风默不作声地卷起他鬓角的发。

隔壁的琴声从未停止,听起来模模糊糊的,像笼上了一层轻纱。

Akatin开始做梦。

虽然并不能清楚地记得具体内容,但他莫名地觉得,那一定是一个令人感到悲伤的梦。

胸口难受得快要窒息。

隔壁的琴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

akatin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眩晕。

正当他狼狈地跌回座椅的时候,一只并不算很有力的手臂从旁边支撑住他。

“……你好。你没事吧?”

略微显得有些拘谨,但令人感到安心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akatin的大脑僵硬的运转着。

“啊……总之谢谢你了。”

含糊地道了个谢,akatin胡乱地拿起桌上的书本,定了定神,打算走出去了。

虽然脚步还是有些虚浮,但是akatin还是努力地一点一点向着门口走去。

倒是那人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继而开口:“那个,真的没问题吗?”

akatin这才回过身,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道谢似乎并没有什么诚意。

正当他抬起头打算正式地道个谢的时候,akatin一瞬间有些失神。

好刺眼。

濡湿羽毛一般的银发被夕阳染上了一层赤金色,逆光使那双酒红色的双眸显得更加柔和。

真耀眼啊。

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

akatin这样想着。

“没事的。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再次向对方道了谢之后,akatin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是——

“啊,这个是你的东西对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akatin的视线,他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来。

“你也喜欢肖邦吗?”

少年弯出一个极浅淡的笑容。

“……嗯。”

像是想起了什么,akatin开口:“在隔壁练琴的是你吗?”

“是啊。”

“你弹得很好。”

akatin衷心地赞美他。

“是吗,谢谢。随时欢迎你来。”顿了一下,少年补充道:“我是mafumafu,很高兴认识你。”

“akatin。我也是。”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TBC-

好久没出现了Orz发一个存在证明(x)手都有点生。最近很多事情忙的不行。我会努力码完的(哭着)。谢谢大家。

twitter—mafutin—

twitter

※推特梗

※题目来自于devilish(大撸P)的曲子,强推MARiA姐姐的翻唱版本

※CP为mafutin,OOC可能有

※相信我这其实是糖(x)

※以上均接受即可下拉食用啦

愛No!! I Know!! 才能!! 無いよ!! /爱No!!I Know!!才能!!没有喔!!

飾りなんて 無いよ/装饰什么的 没有喔

このまま全てを remove(さよなら)しよう /就这样全部 remove(永别)吧


才能那种东西,我根本就没有啊。

因为觉得无法接受而选择逃避,每天都活在名为“自我厌恶”的泥淖之中。

下坠,下坠。

永不停息。

“你这种人干脆死掉比较好吧?”

这么说着的某个人,脸上带着极尽嘲讽的笑意。

“反正一点用都没有不是吗。”

言语化作利刃向我刺去。

快要窒息了。

不要。

好讨厌。

那样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啊。

我……

谁来……


“!”

猛地从床上坐起,mafu只感到自己的视野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什么也看不见。

不安定。

粘稠的黑暗仿佛要将他吞没。

银色的碎发被汗水濡湿,贴在额头和脸颊两侧。

呼吸,呼吸。

真是糟糕透了。

拨开额前汗湿的碎发,mafu忍住想要叹气的欲望。

在无数个夜晚重复出现的,那个梦境。

自我否认的梦境。

就好像是梦魇一般。

用湿冷的双手覆住冰冷的面颊,“干脆什么都看不到会比较好吧”一边这样想着。

我是如此的苍白啊。

连彩色玻璃般虚幻易碎的梦境都不配拥有。


“唔……”

突然,身旁人的呓语将他从思绪的深渊中唤醒。

“mafu……”

akatin有些困难地撑开沉重的眼睑,一瞬间就望进了黑暗中mafu黯淡的宝石红眸子。

“……怎么了?”

凭着直觉察觉到了自家恋人的异样,akatin不禁开口询问。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噩梦罢了。”

mafu扯出一个笑容。

他只希望这个笑容在akatin眼里不要显得那么无力。

“这样啊。”

对方意外地没有多说什么,mafu松了一口气。

“tin桑快睡吧。”

正当mafu准备重新躺下一个人熬过漫漫长夜的时候,身旁的akatin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好温暖。

紧接着akatin就凑了过来。

略长的碎发拂过面颊,带来些许难耐的瘙痒。

温热的吐息濡湿了mafu长长的羽睫。

再然后是一个轻柔的,印在眼睑上的吻。

“晚安,我的大魔法师。”

啊啊,这样就可以了吧。

mafu阖上眼。



只是想要活的随性一点啊。

负能满满真是对不起。最近真的超级烦Orz好像五月病一样(x)好想找个小伙伴一起聊聊天啊。不过貌似没有人愿意听我唠叨呢(苦笑)最近这首歌中毒所以想到写这篇。之前开的好多脑洞都还没有写Orz下周要考试现在什么都不会我也是哭晕在厕所(不)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青—mafutin—

青-mafutin-


※40fo感谢,空寂桑的点文,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Orz

※题目起自164的MAYU曲,觉得很合适就拿来用了

※指定的师生甜梗,不过好像写成了奇奇怪怪(x)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内容

※CP为mafutin,OOC可能有

※以上都接受即可下拉食用啦( •̀∀•́ )


春风习习,流水泠泠。

转眼之间就到了四月份。

街上行人的脚步也像是被施加了魔法一般逐渐轻快起来。

当然akatin也是其中一个。

看着来来往往奔向各自学校的学生们,akatin一边感叹着“年轻真好”一边慢悠悠地向学校晃去。

踏着满地的落樱,akatin费了一些时间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正当他准备迈进教学楼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了。

“tin桑。”

果不其然。

akatin转过头,“mafu君,早上好。”

事实上akatin对这位学生稍微有些感到头疼。

但是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那种啦。

“嗯,早上好呢。”

濡湿羽毛一般的柔顺银发服帖地垂下,平时略显苍白的脸颊在樱花的衬托下似乎也相较平日红润些。

淡淡的微笑浮现在嘴角,对方并没有隐藏自己喜悦的心情,石榴红的眼眸温柔地低垂下来,凝视着akatin。

被这样注视着的akatin显然有些不自在,耳垂都染上了可疑的淡粉色。

毕竟他们两个,并不是普通的师生关系呢。

没错,事实上mafumafu和akatin,是一对恋人的关系。

有着一副安静外表的mafu并没有akatin第一眼见到他时给人的那种感觉。

果然人不可貌相吧。

而akatin看起来很明亮开朗,不过对恋爱这种事情却意外的苦手。

所以基本上就是被mafu耍得团团转。

虽然本人也相当不甘心,不过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办法去解决呢(笑)。

“好了快去上课吧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akatin双手推搡着mafu的后背说道。

但是mafu当然不会听他的。

凭借着身高优势(……),mafu很快转过身来,点了点akatin的下巴,“抬起头来。”

“不要。谁知道你想干什么。”碧色的眸子里充满了警惕。

不过mafu对这种情况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

轻笑出声,随即mafu就用手指挑起了akatin的下巴。

正当akatin准备挣脱的时候,mafu变戏法一般地从身后拿出一条月白色的领带。

“上次去我家的时候,忘了这个对吧。”

“……啊。”

还未等akatin答话,mafu已经伸手将领带帮akatin系上了。

“所以叫你把头抬起来啊。”

手上不停,mafu一边说着。

“tin桑想到哪里去了。”

然后mafu抬起头,如愿以偿看见了akatin变得通红的脸颊。

“真真真真是的!万一被别人看见怎么办啊?!”

“啊?就说是学生在帮不怎么在行打理自己生活的老师系领带啊。”

mafu顿了顿,继续说道,“明明tin桑都是成年人了还要我帮忙照顾呢。”

“噢对了,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被别人看见喔,倒是tin桑很容易就害羞了呢。”

“快!去!上!课!”

真是被吃的死死的啊akatin君。


-END-


最近文力不足啊TAT一直都在prpr别的太太的文(你还好意思说),这篇也拖了蛮久的Orz希望空寂桑不要介意(土下座)利用课余时间码完的所以很短真的很抱歉……

以及四月的话果然就会想起那个吧,想象一下mafu困对着tin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什么的真是(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就是钓鱼的梗—soratin—

其实就是钓鱼的梗


※之前和阿黔说好的soratin,雷者请自动避雷

※就是推上的那个钓鱼的梗,题目想不出来起什么好所以就这样随便的(x)

※OOC可能有,全甜(大概)

※都接受的话即可下拉食用啦


浅金色的阳光隐隐约约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房间,为室内笼上一层薄如蝉翼的光晕。

akatin意外早早起床整理好东西,现在已经忙着在玄关换鞋子了。

本来出去钓鱼这种事情啊,akatin平时都是悠闲地进行着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

因为这次是和别人约好了呢。

匆忙地在打开门前看了一眼静静挂在墙壁上的钟,akatin手里拿着一大堆渔具,终于出门了。

目的地事实上离akatin家并不远,也是他常来的地方,但是今天自己似乎在高兴之余还有些紧张。

不就是一起出来钓个鱼吗,为什么反而搞得像个少女去赴约啊?!

就在akatin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在脑内做着思想斗争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不远处的soraru在向这边挥手了。

走进一看,soraru今天穿着意外的清爽,白衬衫和牛仔裤。在akatin看来简直就是隔壁大妈们挑选女婿的绝佳人选(x)

“早上好。”

紧接着对方的问好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并且在akatin看过去的时候附送了一个淡淡的笑。

不行了我要被闪瞎了。谁都好快来让这个池面停下来吧。

以上是akatin的内心运作过程。

“早上好。说起来soraru桑你来的真是早啊。”

虽然内心……嗯……但是表面还是很平静的akatin一边整理着带来的渔具,一边向soraru搭话道。

“其实也还好吧。只是因为不想让tin等太久而已。”

天了噜我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么(划掉)

“毕竟是我先提出来的要求呢。”

身旁的青年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样啊。”

转念一想说不定是自己自作多情的akatin也放松下来。

“接下来就是正事了呢。说起来soraru以前钓过鱼来着?”

“嗯,因为老家在海边的缘故。不过大概也并不能算作正式地钓过吧。”

“噢噢,那钓竿会用吗?”

“只记得一点而已。”

“没关系啦,慢慢来就好了!”

浅碧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细碎的阳光,轻盈又雀跃。

soraru顿了半晌,接着继续望向akatin。

“一提到钓鱼的话tin就开心得像个小孩子呢。”

调笑的口吻。

“哪里像小孩子啦!”后者不满地嘟起嘴。

用眼神安抚了一下炸毛的akatin,虽然这让akatin更加觉得自己被看成小孩子(……),soraru开口道:

“好了好了快开始吧,刚才还干劲满满地说着呢。”

“好吧。”

不情愿地拿起钓竿,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补充了一句:

“soraru桑可要在旁边好好看着喔。”

末了还有一个恶作剧一般的微笑。

“真是的。”


钓鱼活动安稳地进行着。

感受到身旁的视线,akatin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soraru桑。”

“嗯?”

“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哪种眼神?”

说罢还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

“呃,就是那种……嗯,这该怎么说Orz啊啊啊算了!soraru桑看了半天也想来试试了吧?!”

“好啊。”

soraru从akatin手里接过钓竿。

“嗯嗯就是这样,然后甩出去!”

akatin在一边兴致高昂地指挥着soraru的动作。

soraru也很顺从地把钓竿挥了出去。

“——诶!等等啊soraru桑!”

akatin突然在soraru身后喊道。

soraru闻言停下了动作。

“soraru桑……”

十分怨念的声音。

soraru有些好奇地回过了头。

“鱼钩啦鱼钩!钩在我的衣服上了……”

“啊……抱歉。”

虽然听上去像是正经的道歉,但是akatin还是感觉到了其中隐隐的笑意。

正准备再次炸毛的akatin突然被人拥住:

“不管什么样的tin我都很喜欢哦。”

akatin,攻略成功(x)。





拖了这么久真的超级抱歉(土下座)利用了各种空余时间写完的。嗯,并没有什么内容,只是篇流水账罢了(笑)而且居然被我写的那么的……其实鱼钩钩到身上这个梗啊,是写这篇的时候突然想起《茜茜公主》里茜茜钓鱼不小心钓到王子的那个情景(x)所以就写了进去w最近真的超级忙Orz接下來的话就是空寂桑的点文啦。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Bombing Fishpond.3.15 Repo

Bombing Fishpond.3.15 Repo(part 2.)


tin桑再上来的时候也换了和钢叔一样的卫衣w伴奏一出来有点吃惊!居然是夜咄!开头的guitar超帅!两个人唱的也超嗨!「Oh my dirty!」这句大家基本都跟着唱了!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钢叔和tin桑咬耳朵!离得超级近,近的从远处看好像亲上去了一样(x)

之后一首是wowaka的ロンリーガール!也是本命曲!伴奏虽然用的不是原版,不过还是一样燃!「もう一回,もう一回」全场声音超大!

tin还有申明自己是“先生”不是“小姐”喔(笑)因为每次带着口罩去厕所都会被门口大妈叫住说“女厕那边!”233然后钢叔还说tin在宾馆的时候一个人抱成团窝在床上揉着肚子寂寞地思乡之类的,被钢叔吐槽说“这不就是少女么”w以及钢叔说tin女饭比较多,他的男饭比较多,希望男饭和他握手的时候能温柔一点(并不)总之说了很多来着。还说他们两个本来以为北京比较偏北会很冷特地穿了很厚很暖和的衣服结果到了之后发现北京比日本暖和多了(笑)噢对了钢叔说他喜欢上了燕京啤酒,唱完休息的时候在台上现场喝了一瓶w还有说这次来吃了好多好吃的回去怕变成和龙猫一样胖。tin一直在说好热好热然后让饭们给他扇风ww自己吐槽自己说这不就像老爷爷一样嘛(大家请自动脑补兄贵音)

接下来是ロストワンの号哭!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太爱饭们了QAQ因为前几天问想要听什么歌的时候有人说オレンジ,ロンリーガール和ロストワンの号哭。除了オレンジ没唱其他都有唱!把最高音留给了我们!「おいどうすんだよ もうどうだっていいや

!」

然后两个人说下一首是很有名的ボカロ曲,也是最后一首歌了。参考上次的话估计就是那首了。没错,就是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说完rock之后tin把话筒对着我们,反正我是特别大声地喊了shooter!这首歌安排在最后一首简直不能再棒!因为最后一句歌词是「忘れそうになったら この歌を  歌うの」超级应景!两个人一起唱的最后一句!

不记得是在唱完哪首之后钢叔好像因为动作太大结果卫衣的拉链坏了233(容我吐槽一下这衣服的质量)只有拉链头好好的挂在上面和一个扣子一样(笑)对了还有一段钢叔说感想的时候,tin站在旁边闲得无聊(并不)就对着大家比剪刀手卖萌,还用一只手拿着话筒左右摇晃我就一直在说「かわいい」结果光顾着看tin了钢叔说什么全都没听见Orz

唱完BRS两个人就退场了。全场灯光暗下来大家就开始喊「アンコール!アンコール!」我觉得这两只真是太心疼饭们了没喊两分钟就上来啦!安可一共是两曲!第一首就是他们两个这次的原创曲!「一緒に歌うよ!」大概是这样。下一首就是意料之中的千本。因为是最后一首所以大家都很卖力!「悪霊退散!」「ICBM!」这样的感觉!各种飙高音!以及钢叔千本开头的高音特别稳,超厉害!

之前tin还说他每次唱高音的时候脑袋都会“duang~”的一下但是钢叔就没事。钢叔就说唱一句喝一口水就大丈夫了,边说还边给我们示范超可爱!也有对上海那场延期道歉(明明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为什么要道歉)以及据母上说(快要结束的时候她来接我),她和门口摊位的小哥聊了起来,说什么这次延期是因为政治的关系(……我实在不知道该说啥好)然后还说其实早就想来北京,申请了好几次都因为不明原因退回了,所以这次能来特别不容易。嘛,北京这种东西很少倒是真的。

下场的时候两个人还特别可爱地挥手,对着我们说「まだね!」然后就下去了。

事实上后来我出场的时候腿超级痛,嗓子也是哑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样。第二天还要上学Orz回到家之后我的耳朵还在嗡嗡作响(笑)

真的是非常棒的LIVE。

お疲れ様ww!


最近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多。如果有想到其他的话会补充的。感谢观看。


Bombing Fishpond.3.15 Repo

Bombing Fishpond.3.15 Repo(part 1.)

因为周边没有什么中意的所以就没有去排物贩。坐地铁很快就到了,LIVE HOUSE就在地铁站对面。官方地址给的那么复杂我还以为在哪……其实就是地坛对面。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走错了因为都没什么人Orz进去之后楼梯口有两个工作人员,告诉我说物贩已经停止了。没几分钟之后人就开始多了起来。在黑漆漆的酒吧里坐了很长时间,终于开始排队了。在这里我不得不吐槽一下官方,为什么早买票和晚买票根本没有任何区别,随便站……进场之前门口有个摊位,不过我直接进去了。场地不大,人也不多,后面空了一大块地方。隐隐约约能听见在排练。等了大概二三十分钟,嗯,终于开始了!

开场之前虽然工作人员说了注意事项,但是盗摄的人超多。工作人员只是一开始说了两句,根本就不管。站我前面的两个男饭一直在拍拍拍……真是的。

前奏一出来下面就一片尖叫(x)然后两个人蹦跶着就带着我们一起“呼—哈—呼—哈”超可爱w!安定的12 fun club。感觉这首歌都快成为唱见来中国的必唱曲目了(笑)两个人穿的都是上次LIVE那件红黑卫衣。钢叔里面穿了件黑色的衣服,tin的太严实看不见……不过tin这次是白色的皮带,最后一截没有好好塞进去,一晃一晃的w“我—爱—你”喊的声音超大!

第二首就是脳浆炸裂ガール!滑舌超厉害这首基本上是跟着哼哼w不过那句「私は脳浆炸裂ガール!」还是有好好地唱出来的。中间打电话那段钢叔一直在说「もしもし赤ティンさん?」然后两个人熊了一阵就唱完了!tin桑会用手撩一下两边划落下来的头发超可爱ww

第三首是butterfly,我就不多赘述了。唱完了之后钢叔就说接下來是tin的solo部分,钢叔退场。

tin桑第一首就是ラズベリー*モンスター!开头的高音超级棒!唱到副歌部分我也有跟着唱!现场超嗨!tin感觉还是有点拘谨(笑)不过又蹦又跳的w头发又长长了,看起来软软的!感觉整个人挺白,软乎乎的,脸上的肉好想捏一下(x)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w

第二首好像是脑内革命ガール(抱歉顺序我不太记得了Orz)之前就特别喜欢tin的这首!终于有机会一起唱了!这首唱的稍微有点辛苦(毕竟真假高低音转换真的超级难),以及女子力真的好高(躺

之后应该是ドーナツホール。唱之前tin有在胸口往上一点的地方用手比划了一个圈,然后说了一句ドーナツ我就知道是这首!八爷本命!这首全曲都跟着唱了!开头的部分大家都跟着节奏一起挥手!这次所有的歌都是按原曲来的,转调的地方都没有了。
「この胸に空いた穴が今

あなたを确かめるただつの证明

それでも仆は虚しくて

心が千切れそうだ 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まんま」唱到这的时候全场特别安静!伴奏也轻下来tin声音超美!

接下来应该是聖槍爆裂ボーイ。我就想吐槽一句这是被当逗比包场了么(x)

滑舌我又跪了Orz我觉得我周围一圈人估计都听见我在唱……

唱完之后tin一直在喝水,说了一句「君がなりたいなヒーロー。」我当时就喊出来了“败北!”tin接着就说败北の少年。然后一下就燃了起来!唯一会唱的kemu全曲,所以这首也是全程跟唱!tin全曲少年音!

tin桑说接下来就是solo的最后一首了,大家都“诶——”是fire flower。报完歌名就开始唱了!「あお!」「えいえいえー!」(我日文不好的……大家随意)有把话筒冲着我们一起唱!每唱完一首歌tin都会用中文说「谢谢」声音超级可爱!之前两个人还有问我们嗓子没事吧之类的,还跟我们说「がんばって」。

tin退场之后钢叔就上来了!换了北京场的黄色卫衣!只记了V家曲,因为动漫不怎么看。唱了妄想税和カミサマネジマキ!kemu二杀!妄想税跟着唱了!神明发条开头那句真的超帅!钢叔也特别能带动现场气氛,比tin要放的开一些(笑)然后让我们模仿他做应援的动作,就是先击拳两下然后跳起来。大家都很努力地在做ww之前钢叔用中文把前面和后面说错的时候还打了自己一下233钢叔唱完了累了就坐在舞台前面喊「赤ティンさん,助けて!」叫了好几遍tin才从后场出来,一边走还一边问我们「助けてほうが良い?」我们一起回答说「良い!」tin才把钢叔拉起来w起来之后钢叔和tin还拥抱了一下!下面还是一片尖叫(笑)

-tbc-

太长了我打字超慢……全部发完之后会有整合版的w

三年。

我觉得有点塞。

没关系我们等着。

其实我一般是用笔写的啦,初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先写好然后再一边改一边用电脑打字。其实我的手稿很乱的,嗯,真的,有时候时间久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Orz

现在基本上都是先写,然后打在手机上,或者直接用手机。电脑很少开了。而且写的时候一定不能听歌,不然会分心。

躺在床上睡不着和半夜的时候灵感会突然闪现但是有时候因为自己懒得爬起来所以不记下来第二天可能就忘了……

其实我希望有一种机器能直接脑子里在想什么然后它自动就可以打出来(x)感觉我好懒啊w

crack

crack

※CP为mafutin,梧桐的点文。

※虽说指定的关键词是雨过天晴不过感觉好像跑题了Orz。HE。

※keeno大法好(x)!

※请勿带入三次元。


「雨音響くそんな夜は/雨声响起 在这样的夜晚」

「ココロの中でキミが笑う/你在心中笑著」

「キツク结んだ糸も解けてしまうんだね/牢牢相系的丝线也要解开了吧」

「なんて残酷な世界だ/多麼残酷的世界啊」

冰冷的天之泪划落。

一直都是个胆小鬼呢,我。

————————————————

好冷。

头好痛。

艰难地睁开眼睑,环顾四周,自己似乎是独自一人站在街角。

绵绵的雨滴不断坠下。

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akatin还是认命地走到不远处一户人家的屋檐下躲雨。

平时束起的马尾也散落下来,因为雨水的关系,颜色更是变成了深红色。

身上的衣服也被淋得不像样,正在不断往下滴水,在脚边形成一滩滩深浅不一的水渍。

抬头看看天色,时间感觉也差不多接近黄昏了。

自己为什么会出来呢。

akatin在心底默默抱怨着。

一阵冷风刮过,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能给自己送把伞就好了。

下一个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个人的身影。

正打算在衣兜内摸索手机的动作却硬生生地停住了。

“……我和他,吵架了啊。”

难以觉察的叹息淹没在雨声中了。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两个人在一起,没吵过架才不正常吧。

虽然他们很少吵架。


吵架的原因是什么呢。

不记得了啊。


虽然记不太清是为了什么而吵起来的,不过akatin觉得好像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那个人一直都很温柔呢。

温柔的可以包容自己的一切。

好像黄昏一样温暖却又不刺眼。

自己也不是不知道。

正是因为他这样,所以才让akatin想要去和他撒娇。

想起那个人淡淡的笑,微微弯起的眉眼和嘴角。

好像濡湿羽毛一般柔软服帖的银发。

以及盛满了快要一出来的温柔的宝石红眸子。

想要见他。

无论如何都想要去见他。

泪珠大滴大滴地划落,渐渐和雨水融为一体。

你看,如果在雨中哭泣的话,就看不出来了喔。


我知道的,我只是个任性的胆小鬼罢了。

一味渴求着你的温柔的话,根本什么都不会获得改变。

过于冰冷的雨水不停地拍打akatin的身躯,彻骨寒心。

混杂着雨水的泪水让他感觉难以呼吸。

一定要去见你。




“……!”

猛的睁开眼。

摸摸眼角,还是湿的。

“怎么了,不要乱动啊。”

安定的声线。

“mafu君……”

akatin只能呆呆地看着一旁不知在忙碌些什么的mafu。

“把这个吃了。”

伸出的掌心里,静静地躺着几枚药片。

“……”

akatin只觉得脑袋闷闷地疼,说出的话也带着严重的鼻音。

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看着akatin许久没有动静,mafu索性将手里的药片塞进了akatin嘴里。

akatin只感觉嘴里一阵苦涩,接着一杯水就被递到了嘴边。

温热的。

“……mafu君?”

“怎么了。”

“我怎么了……?”

“出去淋雨淋感冒了。”

mafu说这话的时候,并未转过头来看akatin。

“……能稍微过来一下吗?”

mafu犹疑了一会儿,然后坐在了akatin的床边。

akatin伸出手缓缓抱住了mafu。

mafu也并没有反抗。

感觉到脖颈传来一阵凉意,mafu双手捧起akatin的脸,用指腹将泪痕拭去。

“怎么哭了?”

akatin不说话,收紧了手臂。

“再让我抱一会儿……还有,对不起。”

虽说是细微的话语,但也确实地传进了mafu耳里。

“嗯。”

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就好像拨开云层的微光,一点一点,填满心房。

雨过天晴。



梧桐的点文,拖了很久才写抱歉啦!虽说关键词是雨过天晴不过感觉好像没多大联系……最近一直在赶作业Orz也是没救了……真的要写不完了啦!好想当个学霸(x)

标题取自keeno的crack,翻唱的话最推荐rib的。非常棒,尤其开头那段我特别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Casino!

Casino!

♞整合版。虽然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发了上来,追加了一部分剧情,然后稍微写了点有关的东西。

♞CP为mafutin,OOC严重。

♞依照艾桑的建议,赌场老板×赌神这样的设定。虽说是这样不过对赌场一点也不了解,如果有不准确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全甜。

♞向ych致敬,其中会用到他的曲子。

♞请勿带入三次元。



酒吧里人声嘈杂。

躁动的人群,昏暗的光线。

以及带有热度的空气。

akatin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不怎么引人注目的一角。

赤色的发丝在黑暗中流转着奇异的光彩。

“这位客人要喝些什么?”

位于吧台里侧的是一位年轻的银发男子。

“……Rum Cola。(朗姆可乐)”

犹豫了一会儿,akatin吐出几个字。

“意外的是位偏爱甜食的客人呢。”

仿佛感到有趣一般,银发男子轻笑了一声,开始手里的工作。

之前隐匿与暗影的身形也逐渐显露出来。

akatin这才有机会看清这人。

比自己大概高了半个头的样子,一头银发在灯光下晕开一圈柔和的白光。石榴石一样的眸子专注地注视着手里的调酒用具,脸颊上方有一块奇怪的条形码。

那是什么,胎记吗。

默默吐槽了对方的条形码,紧接着看见对方高挺的鼻梁和形状姣好的嘴唇。

居然还是个池面。

似乎是感受到了akatin略带怨念的目光,他转过身,将一杯深褐色液体放在了akatin面前的吧台上。

“请用。”

纤长的睫羽投下一小片暗影。

“谢谢。”

出于礼貌,akatin向他道谢。

不过那家伙似乎并不想结束话题,接着发问,

“你叫什么名字?”

意外软的声音。

“……akatin。”

想着告诉对方也没什么问题,所以就这样说了出来。

“你好,akatin。我是mafumafu。叫我mafu就好。”

“tin桑。”

不客气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说出这话的一瞬间akatin有些懊悔。不过既然都说出来了也没什么办法呢。

“了解。”

对方也爽朗地答应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akatin拿起还未动过的玻璃杯,轻轻抿了一口。

akatin皱了皱眉。

紧接着让akatin出乎意料的是,mafu居然从他手里接过杯子也尝了一口。

“稍微有点甜呢。tin桑喜欢甜食吗?”

“不讨厌罢了。”

akatin答道。

“真巧,我也是。”

轻轻晃动着杯中的液体,mafu透过有些朦胧的灯光看向akatin。

有点可爱呢,这孩子。

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捉弄一番。

不过akatin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是听谁提起过吗?

啊啊,果然。

有什么东西在脑内浮之欲出,但却飘忽不定,让他摸不着头脑。

稍微思索一下无果后,mafu又将注意力转回到akatin身上。

“tin桑打算什么时候走呢?”

“啊……?”

似乎是刚刚从神游中缓过劲来,原本清澈的眸子像是笼罩着朦胧的雾气,使得他看起来平添了几分纯良。

不过锐利倒是不减。

“再过一会儿,这里就不是tin桑这样的孩子该来的地方了。”

mafu扯出一抹有些神秘的,但并不让人心生厌恶的笑容。

akatin只觉得mafu的笑容似乎有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溺其中的,不可思议的魔力。

一瞬间被带走思绪的akatin顿了顿,“……那又如何?”

“没什么,只是提个醒罢了。”

伴随着一声轻笑,mafu缓缓地欺身向前,几乎将akatin整个拥入怀中。

暧昧的气息交缠。

带着还未散去的朗姆酒和可乐甜腻的气味。

以及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

“你的眼睛是充满嫉妒的,易碎的绿色。”

mafu端详着那双透彻的碧眸。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低垂的眼睑微微遮掩住充满深不可测笑意的,流光溢彩的宝石红眸子。

akatin也说不清他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感觉。

但是他的身体本能地没有排斥mafu的这种行为。

倒不如说事实上他很喜欢,甚至有些迷恋这样的感觉。

他不自觉地望向mafu。mafu也看向他。

接着嘴唇上传来湿软的触觉。

被舔了。

当akatin过了5秒左右反应过来的时候,mafu已经直起身子,用手指点了点嘴唇,

“果然是甜的呢。”

“唔,看样子快要到时间了呐。那么tin桑,我先走了喔。”

「暧昧被った仮面  もしかして 今まで见せてた それも嘘?/披着暧昧的假面 难道 一直以来看见的 全都是假的?」

总觉得mafu不是一般人。

不过他觉得今天的自己也有点不正常。

看着面前冰块差不多全部融化的半杯朗姆可乐,akatin若有所思。

差不多也要开始工作了呐。

「ここはネオンの眠らない夜/ 这是霓虹的不眠之夜 」

「無神論者も神へと祈る / 无神论者也向神献上祈祷 」

「大金夢見て 集う /幻想着赚大钱的人们聚集一堂」

「大人達の遊園地 / 大人们的游乐场」

午夜的钟声敲响的话,这里就是大人们的游乐园了。

虽然自从几年前隐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赌场吗。

akatin自嘲地笑笑。

被称为“赌神”什么的,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akatin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罢了。

然后一直这样工作着。

最后厌倦了,就放弃了。

今天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也许只是怀旧,他决定留下来看看。

也许是为了看看那个人。

偶尔这样也不坏。

akatin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观赏着人们各色的表情,堕落的,无法掩饰贪欲的。

不知道点到为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转瞬之间倾家荡产。

嘛,虽然自己这样也没有评论他们的资格呢。

目光继续游移,飘忽不定。

最后如愿以偿地在入口处看见了那个人。

mafumafu。

脱下了制式的服装,换上了较为随性的便服。虽说是便服,不过还是白衬衫+西装马甲这样比较正式的衣服。

整个人松松地斜倚在门边,眸子中暗影涌动。

喂喂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啊。

akatin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

虽然池面度一直很高就是了。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微微点头示意。

“tin桑想要进去吗?”

沾染笑意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随便看看罢了。”

虽说是这样,不过从akatin看来,这些东西早就见怪不怪了。

mafu当然也看了出来。

完全没有那种刚进这种地方的人该有的好奇感,新鲜感和局促不安。

mafu低低地笑了起来。

“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本性? 本能? 本当?/本性?本能?当真?」

像是感到有趣一般,akatin挑了挑眉。

mafu直视着对面人漂亮的碧眸,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好啊。”


不管过去多少时日,这里的光景似乎从未改变。

摆放在桌面上红黑色的轮盘赌,散乱的筹码,以及人们手中哗哗作响的骰子。

偶尔掺杂着人们的交谈声,输掉赌局的懊恼之声,还有一些人胜利的狂喜。

让人心生厌倦。

情绪的大起大落,是不可能为赌徒们谋得利益的。

心静。

这是必修课。

就好像在一面镜湖中投入石子,就算石子再大,也需要波澜不惊。

其实当年akatin也算的上是急性子吧,不过这些年来早已被打磨得圆润了。当初的尖锐,棱角,也很少再显露出来。

会影响发挥。

刚入圈的时候,akatin也受过不少人的指点。不过大多数是真假掺半。最后还是要靠自己。

这世界从来都没有完全的公平。


选定的游戏是Blackjack*。

“我先来说一下条件好了。”

mafu在一桌前站定后,缓缓开口道。

“输方要无条件服从赢方的一个要求哦。”

akatin抢先说道。

“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呢,”mafu顿了顿,“不过,我喜欢。”

「カードの裏側なんて / 牌的背面 」

「誰も予測出来ない / 谁都无法预测 」

拿起牌的瞬间,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

虽然很久没有碰这些东西,不过akatin还是很有自信的。

这场赌局,他要赢。

「気を引きたいだけの人/让我将他的兴趣点燃」

阿拉,意外的好胜心强啊。

一边欣赏着akatin专注的表情,mafu一边翻看着手中的牌。

明牌是A。

“要是怕输的话,可以下保险喔,tin桑。”

对面的人毫不客气地嗤之以鼻。

“我还是对自己稍微有点信心的啊。”

“要继续吗?”

mafu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akatin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他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

直觉告诉他,这样下去情况很危险。

可是这就是赌博。

这才称得上是赌博。

在摇摇晃晃的黑暗中持续探索,谁都不会知道,下一步会遇见什么。

抽出一张牌。

再抽一张。

akatin觉得自从遇见mafu以后,他的心情很不平静。

当然他自己安慰自己说只不过是手生了罢了。

已经17点了。

直觉告诉他,下一张牌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虽然很久没有复出,不过akatin的直觉从未退化。当年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

那是天赋。

虽然输赢对akatin来说早已是身外之物,不过唯有这一次,他不想输。

目光交汇。

然后不约而同的停留在最后一张牌上。

akatin难得的有些紧张。

牌的背面是——

「Hungry Night 最後に笑うのは / Hungry Night 笑到最後的是 」

赢了。

mafu摊开手中的牌。

对方显得有些懊恼。

“tin桑,bust掉了呢。”

“二十二点啊……真可惜。”

「二十二の现実にただ押し溃されただけの/只是因为“二十二”的现实而受挫」

意外孩子气地嘟起嘴,“说吧,你想要什么。”

“成为我的东西吧。”

唇齿相接。

「Checkmate*.」

「敗北者の為の唄/这不过是为败北者唱响的歌」




*即黑杰克,二十一点

*将军


呼呼这篇也终于写完了!苏苏给了点建议,然后追加了一点描写之类的。希望大家能喜欢。

其实一开始征求意见的时候艾桑明明写的这么可爱:

“可恶mafu君把我的钱都赢走了啦!”

“没关系啊反正我的就是你的。”

感觉我完全跑题了,对不起(土下座)这一次也是完全不擅长的类型呢。对这种东西完全不了解Orz。

Casino!是很喜欢的yuchaP的专辑的名字,刚好拿来用了一下。歌曲也都非常帅气,其中引用了4首的歌词,不知道大家听过几首呢w?其实是为了安利一下(x)凉君的翻唱是个人心中最棒版本w

之后的话还有一篇梧桐桑的点文,大概近几天会写。

然后可能会发点黑历史。

总之,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