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lorinated

偶尔会发些脑洞w请多指教。是一个孤独的文手,迫切希望同好勾搭(x)
请勿带入三次元。练字记录有。
本命#mafutin#164#40mP#papiyon#
#wowaka#hachi#nano#歌词太郎#

Casino!

Casino!

♞整合版。虽然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发了上来,追加了一部分剧情,然后稍微写了点有关的东西。

♞CP为mafutin,OOC严重。

♞依照艾桑的建议,赌场老板×赌神这样的设定。虽说是这样不过对赌场一点也不了解,如果有不准确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全甜。

♞向ych致敬,其中会用到他的曲子。

♞请勿带入三次元。



酒吧里人声嘈杂。

躁动的人群,昏暗的光线。

以及带有热度的空气。

akatin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不怎么引人注目的一角。

赤色的发丝在黑暗中流转着奇异的光彩。

“这位客人要喝些什么?”

位于吧台里侧的是一位年轻的银发男子。

“……Rum Cola。(朗姆可乐)”

犹豫了一会儿,akatin吐出几个字。

“意外的是位偏爱甜食的客人呢。”

仿佛感到有趣一般,银发男子轻笑了一声,开始手里的工作。

之前隐匿与暗影的身形也逐渐显露出来。

akatin这才有机会看清这人。

比自己大概高了半个头的样子,一头银发在灯光下晕开一圈柔和的白光。石榴石一样的眸子专注地注视着手里的调酒用具,脸颊上方有一块奇怪的条形码。

那是什么,胎记吗。

默默吐槽了对方的条形码,紧接着看见对方高挺的鼻梁和形状姣好的嘴唇。

居然还是个池面。

似乎是感受到了akatin略带怨念的目光,他转过身,将一杯深褐色液体放在了akatin面前的吧台上。

“请用。”

纤长的睫羽投下一小片暗影。

“谢谢。”

出于礼貌,akatin向他道谢。

不过那家伙似乎并不想结束话题,接着发问,

“你叫什么名字?”

意外软的声音。

“……akatin。”

想着告诉对方也没什么问题,所以就这样说了出来。

“你好,akatin。我是mafumafu。叫我mafu就好。”

“tin桑。”

不客气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说出这话的一瞬间akatin有些懊悔。不过既然都说出来了也没什么办法呢。

“了解。”

对方也爽朗地答应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akatin拿起还未动过的玻璃杯,轻轻抿了一口。

akatin皱了皱眉。

紧接着让akatin出乎意料的是,mafu居然从他手里接过杯子也尝了一口。

“稍微有点甜呢。tin桑喜欢甜食吗?”

“不讨厌罢了。”

akatin答道。

“真巧,我也是。”

轻轻晃动着杯中的液体,mafu透过有些朦胧的灯光看向akatin。

有点可爱呢,这孩子。

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捉弄一番。

不过akatin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是听谁提起过吗?

啊啊,果然。

有什么东西在脑内浮之欲出,但却飘忽不定,让他摸不着头脑。

稍微思索一下无果后,mafu又将注意力转回到akatin身上。

“tin桑打算什么时候走呢?”

“啊……?”

似乎是刚刚从神游中缓过劲来,原本清澈的眸子像是笼罩着朦胧的雾气,使得他看起来平添了几分纯良。

不过锐利倒是不减。

“再过一会儿,这里就不是tin桑这样的孩子该来的地方了。”

mafu扯出一抹有些神秘的,但并不让人心生厌恶的笑容。

akatin只觉得mafu的笑容似乎有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想要沉溺其中的,不可思议的魔力。

一瞬间被带走思绪的akatin顿了顿,“……那又如何?”

“没什么,只是提个醒罢了。”

伴随着一声轻笑,mafu缓缓地欺身向前,几乎将akatin整个拥入怀中。

暧昧的气息交缠。

带着还未散去的朗姆酒和可乐甜腻的气味。

以及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

“你的眼睛是充满嫉妒的,易碎的绿色。”

mafu端详着那双透彻的碧眸。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低垂的眼睑微微遮掩住充满深不可测笑意的,流光溢彩的宝石红眸子。

akatin也说不清他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感觉。

但是他的身体本能地没有排斥mafu的这种行为。

倒不如说事实上他很喜欢,甚至有些迷恋这样的感觉。

他不自觉地望向mafu。mafu也看向他。

接着嘴唇上传来湿软的触觉。

被舔了。

当akatin过了5秒左右反应过来的时候,mafu已经直起身子,用手指点了点嘴唇,

“果然是甜的呢。”

“唔,看样子快要到时间了呐。那么tin桑,我先走了喔。”

「暧昧被った仮面  もしかして 今まで见せてた それも嘘?/披着暧昧的假面 难道 一直以来看见的 全都是假的?」

总觉得mafu不是一般人。

不过他觉得今天的自己也有点不正常。

看着面前冰块差不多全部融化的半杯朗姆可乐,akatin若有所思。

差不多也要开始工作了呐。

「ここはネオンの眠らない夜/ 这是霓虹的不眠之夜 」

「無神論者も神へと祈る / 无神论者也向神献上祈祷 」

「大金夢見て 集う /幻想着赚大钱的人们聚集一堂」

「大人達の遊園地 / 大人们的游乐场」

午夜的钟声敲响的话,这里就是大人们的游乐园了。

虽然自从几年前隐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赌场吗。

akatin自嘲地笑笑。

被称为“赌神”什么的,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akatin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罢了。

然后一直这样工作着。

最后厌倦了,就放弃了。

今天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也许只是怀旧,他决定留下来看看。

也许是为了看看那个人。

偶尔这样也不坏。

akatin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观赏着人们各色的表情,堕落的,无法掩饰贪欲的。

不知道点到为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转瞬之间倾家荡产。

嘛,虽然自己这样也没有评论他们的资格呢。

目光继续游移,飘忽不定。

最后如愿以偿地在入口处看见了那个人。

mafumafu。

脱下了制式的服装,换上了较为随性的便服。虽说是便服,不过还是白衬衫+西装马甲这样比较正式的衣服。

整个人松松地斜倚在门边,眸子中暗影涌动。

喂喂整个人气场都不一样了啊。

akatin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

虽然池面度一直很高就是了。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微微点头示意。

“tin桑想要进去吗?”

沾染笑意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随便看看罢了。”

虽说是这样,不过从akatin看来,这些东西早就见怪不怪了。

mafu当然也看了出来。

完全没有那种刚进这种地方的人该有的好奇感,新鲜感和局促不安。

mafu低低地笑了起来。

“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本性? 本能? 本当?/本性?本能?当真?」

像是感到有趣一般,akatin挑了挑眉。

mafu直视着对面人漂亮的碧眸,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好啊。”


不管过去多少时日,这里的光景似乎从未改变。

摆放在桌面上红黑色的轮盘赌,散乱的筹码,以及人们手中哗哗作响的骰子。

偶尔掺杂着人们的交谈声,输掉赌局的懊恼之声,还有一些人胜利的狂喜。

让人心生厌倦。

情绪的大起大落,是不可能为赌徒们谋得利益的。

心静。

这是必修课。

就好像在一面镜湖中投入石子,就算石子再大,也需要波澜不惊。

其实当年akatin也算的上是急性子吧,不过这些年来早已被打磨得圆润了。当初的尖锐,棱角,也很少再显露出来。

会影响发挥。

刚入圈的时候,akatin也受过不少人的指点。不过大多数是真假掺半。最后还是要靠自己。

这世界从来都没有完全的公平。


选定的游戏是Blackjack*。

“我先来说一下条件好了。”

mafu在一桌前站定后,缓缓开口道。

“输方要无条件服从赢方的一个要求哦。”

akatin抢先说道。

“真是像小孩子一样呢,”mafu顿了顿,“不过,我喜欢。”

「カードの裏側なんて / 牌的背面 」

「誰も予測出来ない / 谁都无法预测 」

拿起牌的瞬间,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

虽然很久没有碰这些东西,不过akatin还是很有自信的。

这场赌局,他要赢。

「気を引きたいだけの人/让我将他的兴趣点燃」

阿拉,意外的好胜心强啊。

一边欣赏着akatin专注的表情,mafu一边翻看着手中的牌。

明牌是A。

“要是怕输的话,可以下保险喔,tin桑。”

对面的人毫不客气地嗤之以鼻。

“我还是对自己稍微有点信心的啊。”

“要继续吗?”

mafu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akatin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他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

直觉告诉他,这样下去情况很危险。

可是这就是赌博。

这才称得上是赌博。

在摇摇晃晃的黑暗中持续探索,谁都不会知道,下一步会遇见什么。

抽出一张牌。

再抽一张。

akatin觉得自从遇见mafu以后,他的心情很不平静。

当然他自己安慰自己说只不过是手生了罢了。

已经17点了。

直觉告诉他,下一张牌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虽然很久没有复出,不过akatin的直觉从未退化。当年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

那是天赋。

虽然输赢对akatin来说早已是身外之物,不过唯有这一次,他不想输。

目光交汇。

然后不约而同的停留在最后一张牌上。

akatin难得的有些紧张。

牌的背面是——

「Hungry Night 最後に笑うのは / Hungry Night 笑到最後的是 」

赢了。

mafu摊开手中的牌。

对方显得有些懊恼。

“tin桑,bust掉了呢。”

“二十二点啊……真可惜。”

「二十二の现実にただ押し溃されただけの/只是因为“二十二”的现实而受挫」

意外孩子气地嘟起嘴,“说吧,你想要什么。”

“成为我的东西吧。”

唇齿相接。

「Checkmate*.」

「敗北者の為の唄/这不过是为败北者唱响的歌」




*即黑杰克,二十一点

*将军


呼呼这篇也终于写完了!苏苏给了点建议,然后追加了一点描写之类的。希望大家能喜欢。

其实一开始征求意见的时候艾桑明明写的这么可爱:

“可恶mafu君把我的钱都赢走了啦!”

“没关系啊反正我的就是你的。”

感觉我完全跑题了,对不起(土下座)这一次也是完全不擅长的类型呢。对这种东西完全不了解Orz。

Casino!是很喜欢的yuchaP的专辑的名字,刚好拿来用了一下。歌曲也都非常帅气,其中引用了4首的歌词,不知道大家听过几首呢w?其实是为了安利一下(x)凉君的翻唱是个人心中最棒版本w

之后的话还有一篇梧桐桑的点文,大概近几天会写。

然后可能会发点黑历史。

总之,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