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lorinated

偶尔会发些脑洞w请多指教。是一个孤独的文手,迫切希望同好勾搭(x)
请勿带入三次元。练字记录有。
本命#mafutin#164#40mP#papiyon#
#wowaka#hachi#nano#歌词太郎#

其实就是钓鱼的梗—soratin—

其实就是钓鱼的梗


※之前和阿黔说好的soratin,雷者请自动避雷

※就是推上的那个钓鱼的梗,题目想不出来起什么好所以就这样随便的(x)

※OOC可能有,全甜(大概)

※都接受的话即可下拉食用啦


浅金色的阳光隐隐约约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房间,为室内笼上一层薄如蝉翼的光晕。

akatin意外早早起床整理好东西,现在已经忙着在玄关换鞋子了。

本来出去钓鱼这种事情啊,akatin平时都是悠闲地进行着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

因为这次是和别人约好了呢。

匆忙地在打开门前看了一眼静静挂在墙壁上的钟,akatin手里拿着一大堆渔具,终于出门了。

目的地事实上离akatin家并不远,也是他常来的地方,但是今天自己似乎在高兴之余还有些紧张。

不就是一起出来钓个鱼吗,为什么反而搞得像个少女去赴约啊?!

就在akatin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在脑内做着思想斗争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不远处的soraru在向这边挥手了。

走进一看,soraru今天穿着意外的清爽,白衬衫和牛仔裤。在akatin看来简直就是隔壁大妈们挑选女婿的绝佳人选(x)

“早上好。”

紧接着对方的问好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并且在akatin看过去的时候附送了一个淡淡的笑。

不行了我要被闪瞎了。谁都好快来让这个池面停下来吧。

以上是akatin的内心运作过程。

“早上好。说起来soraru桑你来的真是早啊。”

虽然内心……嗯……但是表面还是很平静的akatin一边整理着带来的渔具,一边向soraru搭话道。

“其实也还好吧。只是因为不想让tin等太久而已。”

天了噜我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么(划掉)

“毕竟是我先提出来的要求呢。”

身旁的青年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样啊。”

转念一想说不定是自己自作多情的akatin也放松下来。

“接下来就是正事了呢。说起来soraru以前钓过鱼来着?”

“嗯,因为老家在海边的缘故。不过大概也并不能算作正式地钓过吧。”

“噢噢,那钓竿会用吗?”

“只记得一点而已。”

“没关系啦,慢慢来就好了!”

浅碧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细碎的阳光,轻盈又雀跃。

soraru顿了半晌,接着继续望向akatin。

“一提到钓鱼的话tin就开心得像个小孩子呢。”

调笑的口吻。

“哪里像小孩子啦!”后者不满地嘟起嘴。

用眼神安抚了一下炸毛的akatin,虽然这让akatin更加觉得自己被看成小孩子(……),soraru开口道:

“好了好了快开始吧,刚才还干劲满满地说着呢。”

“好吧。”

不情愿地拿起钓竿,接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补充了一句:

“soraru桑可要在旁边好好看着喔。”

末了还有一个恶作剧一般的微笑。

“真是的。”


钓鱼活动安稳地进行着。

感受到身旁的视线,akatin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soraru桑。”

“嗯?”

“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哪种眼神?”

说罢还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

“呃,就是那种……嗯,这该怎么说Orz啊啊啊算了!soraru桑看了半天也想来试试了吧?!”

“好啊。”

soraru从akatin手里接过钓竿。

“嗯嗯就是这样,然后甩出去!”

akatin在一边兴致高昂地指挥着soraru的动作。

soraru也很顺从地把钓竿挥了出去。

“——诶!等等啊soraru桑!”

akatin突然在soraru身后喊道。

soraru闻言停下了动作。

“soraru桑……”

十分怨念的声音。

soraru有些好奇地回过了头。

“鱼钩啦鱼钩!钩在我的衣服上了……”

“啊……抱歉。”

虽然听上去像是正经的道歉,但是akatin还是感觉到了其中隐隐的笑意。

正准备再次炸毛的akatin突然被人拥住:

“不管什么样的tin我都很喜欢哦。”

akatin,攻略成功(x)。





拖了这么久真的超级抱歉(土下座)利用了各种空余时间写完的。嗯,并没有什么内容,只是篇流水账罢了(笑)而且居然被我写的那么的……其实鱼钩钩到身上这个梗啊,是写这篇的时候突然想起《茜茜公主》里茜茜钓鱼不小心钓到王子的那个情景(x)所以就写了进去w最近真的超级忙Orz接下來的话就是空寂桑的点文啦。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26)